产经观察老年旅游消费需要开发对应产品

对于中老年消费需求,旅游市场的反应依然滞后

【产经观察】老年旅游消费需要开发对应产品

一方面,针对中老年消费者的定制团产品仍然有限,老年消费者对旅游产品的需求和年轻消费者截然不同,他们对网红拍照打卡地兴趣寥寥,对于各类生冷特色餐食不感冒,反而对是否提供中餐、热水非常看重,对于地陪翻译的需求较高。

“前两天我在朋友圈看一篇文章,是关于今年的实体书店扶持公告的,我对标题印象很深刻,那就是‘扶持实体书店,打通政策最后一公里’,说得非常贴切。”Page One书店总经理陈鹏表示,实体书店的经营压力非常大,尤其是面对不断上涨的租金压力和人力成本压力,面对不断打折促销的网络书店的冲击,面对整体薪资较低带来的人才流失困境等,如果没有强大的资金后盾是会非常难受的。“此次北京市拿出真金白银来补贴实体书店的经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雪中送炭。”他表示,下一步书店要把这部分资金用在刀刃上,同时要运用创新思路实现书店自我造血功能。“要想尽一切办法给读者提供优质的体验内容,增加读者对实体书店的黏性。”

还有一点不容忽视,老年人消费高,并不意味着老年消费者“好忽悠”。相比于部分年轻消费者的大手大脚,经历过节俭日子的50后,并不会轻易为旅游产品买单,反而会货比三家。这就需要旅游机构拿得出既能满足银发消费者需求,又有自身亮点和特色的旅游产品。

24小时书店的先行者

阅青山书店负责人高岩希望将书店当作周边居民的“城市会客厅”和“隔壁书房”。“选址在通州是机缘巧合,我们通过数据采集,发现这个区域没有这样的书店。至于为什么想做24小时书店,我们就是想区别于商场里的书店,没有经营时间上的限制,读者可以自由自在地阅读。”高岩对记者表示,24小时运营的确给书店带来很大的压力,书店必须配备两组员工进行倒班,如果单纯依靠卖书,利润又会很薄,因此阅青山目前实行会员制的方式,年费365元,可享受全场购书七五折优惠,并赠送12杯30元以下饮品和咖啡。这样的实惠让阅青山慢慢培养了许多忠实的读者和熟客。“最近天气冷,晚上看书的人少了些,之前经常有读者看书到凌晨两三点,最早有五六点就来的。到了周末,基本上十点多,二楼阅读区就没有位置了。”高岩说。

退休后有积蓄有时间,50后这一代人的旅游消费潜力可见一斑,不论是境内还是境外。并且,与很多年轻人喜欢“穷游”不同,很多50后消费者,对中高端的深度旅游产品更有期待。

许女士的儿子金金(化名)今年7岁,正读二年级。平时,许女士夫妇对孩子的教育格外上心,不仅报了各类培训班、补习班,每晚还轮流给孩子辅导作业。近日,金金即将迎来期末考试,许女士也越来越焦虑。

服务城郊的“隔壁书房”

事实上,对于旅游产业链上的其它商家,也应当思考自身条件能否满足银发消费者的需求,以适应不断扩大的高龄旅游市场。比如景点、酒店和餐厅内的无障碍设施,比如运输工具上的针对性服务。而这些,目前也是国内旅游业的短板。

三联韬奋书店总经理郝大超告诉记者,三里屯地区是北京夜间经济最为活跃的地区,书店也将服务瞄准年轻群体。“夜间的读者主要分三大类,一类是经常到书店夜读的,夜读成了他们生活的一部分,成为了一种习惯;另一类是白天工作比较忙,利用夜间到书店来充电、学习、查询资料的,比如一些大学生、文字工作者等;还有一类人是到书店来体验夜读的。无论哪一类夜读者,相比白天的读者,他们更加专注。”

正因如此,部分50后消费者反而不会满足于坐着大巴车走马观花式的跟团游,加之老年人作息时间与年轻人不同,行动能力和体力耐力也不同,对于定制游、私家团的需求自然更高。

本报记者 成长 文并图

相比较两家选址在城市商业聚集区的24小时书店,今年5月新开张的阅青山书店,则独辟蹊径地将24小时书店开在了位于东部郊区的东郎通州电影创意产业园内。园区的前身是北泡塑料集团的厂房,因此书店也就带着浓郁的工业设计风格。书店充分利用老厂房的挑高分隔出两层空间,阅青山书店共有两层,一层专门为孩子们配备了独立的儿童阅读区,二层则为读者打造了专属阅读区。

“跟伢怄气,气急了就吞了7颗安眠药”,在该院急诊科,许女士家属说起病史,让接诊医生肖政哭笑不得,赶紧为许女士进行相关检查、治疗。

作为24小时书店的先行者,三联韬奋书店已经拥有两家24小时店的运营经验。其中美术馆店自2018年初闭店整修,目前已经完成装修工作,进入图书上架阶段,预计将于今年年底重新开张,并于明年4月23日开始恢复24小时运营。新的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店将此前二层的雕刻时光咖啡馆收回改造成书店空间,因此书店面积扩大了30%。而正在运营的三联韬奋书店三里屯店已开业一年多,置身京城夜生活最为集中的三里屯地区,三联韬奋书店闹中取静,24小时不打烊,让许多不眠之人在夜间有了新的选择。

上周五晚上,许女士辅导孩子做数学题,前前后后讲了大半个小时,金金仍然表示自己不会做。许女士越来越焦躁,忍不住对孩子发了脾气,没想到,儿子和妈妈吵了起来。许女士的丈夫听到后,赶紧安抚两人,并接手了孩子的辅导任务。回到卧室后,怄着气的许女士,竟然拿起平时偶尔服用的安眠药,一口气吞下7颗。情绪渐渐平复下来,许女士也开始感觉昏昏沉沉,这才有些害怕,赶紧告诉丈夫,随后,丈夫立刻把她送到武汉市第四医院就诊。

要知道,最小的50后如今也已经60岁了,很多地方不可能多次前往。所以这一类消费者,期待的是每一次旅行都能足够深度,足够尽兴,为此他们愿意付出更多消费。

Page One书店北京坊店因其绝佳的视野和精心的设计一开张就成为北京的一座文化地标,三层之高的巴洛克式建筑、2000多平方米的宽敞空间以及直抵屋顶的书墙,都让Page One在京城书店中一枝独秀,尤其是二层与三层的落地窗正对着正阳门箭楼,站在书店内,好似将一座古典的北京城置入了取景框中。除了环境优美、书籍齐全,Page One书店北京坊店也是前门地区为数不多的全天不打烊的店铺,目前除了周一开放时间是10点至22点,周二至周日一层空间都执行24小时运营。

而从2017年至今,50后的年出境人次以年化39%的速度增加,较高的人均消费水平和不断增加的出境人次,使得50后的跨境旅游消费市场规模不断增加。

24小时书店运营5年多,郝大超最深切的感受是读者对24小时书店有需求。“各店面之间读者的高峰期是不同的,比如美术馆总店,读者高峰期一般在下午到晚上10点左右,而三里屯店则有三个高峰期,尤其夏季,晚间11点至次日凌晨1点是一个高峰期。对于一个书店来讲,读者和书店存在较强的黏性,如果你仅想在高峰期营业,那么高峰期也将不会存在。”他也坦言,24小时运营给书店带来很大的挑战,书店员工夜班工作很辛苦,人工成本也要高于白天。现在,三联韬奋书店已经摸索出了一整套科学合理的排班方式,不仅留住了员工,还节约了成本。

另一方面,如今旅游消费大多是基于移动互联网进行的,商家在手机端口提供旅游产品推介、比较、预订和支付服务,从信息提供、机票酒店、签证售卡到当地向导不一而足。但是,这些对年轻人便捷的消费程序,对于老年人来说并非如此,这就需要旅游机构依然保持足够的线下人力和渠道,来拓展银发市场。

携程与万事达卡在北京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跨境旅行消费报告》显示,2019年,已经基本步入退休年龄的50后,出境游人均单次消费达到了6706元,高于90后的6067元。

自2014年三联韬奋书店美术馆店首开24小时书店之先河以来,越来越多的实体书店点亮着北京城市的夜空,成为人们心灵栖息的场所。在今年北京市对实体书店的扶持工作中,全市共有14家24小时书店获得了专项补贴,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书店延长运营时间产生的成本。记者近日走访了三家24小时书店,与书店负责人聊起了24小时书店的经营之道。

“这是第一次见到家长因辅导作业而服用安眠药的情况”,该院消化内科丁祥武主任介绍,该科收治的因怄气而大剂量服用安眠药的病人,多因情侣、夫妻甚至婆媳间吵架情绪失控所致。

但是,对于50后消费者的需求,旅游市场的反应依然滞后。

他提醒,安眠药对中枢神经系统有抑制作用,正常剂量的安眠药能有效助眠,但服用过量,则会导致药物中毒,如果被吸收的药量超过正常用量的10-20倍,就有可能引起呼吸抑制,严重时甚至会致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