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利880万、获D轮融资……这家十年跨境电商如何寒冬中突围

1月16日报道(文/林京)

行业寒冬下,洋码头在2019年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另一方面,伴随着城镇化的进程,越来越多的三四线城市群体的加入,跨境消费人群下沉推动新一波创新和改革。因此,曾碧波对未来发展保持乐观情绪,消费红利是海淘电商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

第二是差异化。强大的碎片化供应链组织能力,使得众多非标类目对接海淘个性化需求匹配效率高。而灵活轻便的模式,使得洋码头可以轻装上阵,把更多资源聚集于赋能买手商家。完整成熟的买手赋能体系,通过理论指导与实际操作相结合,不断推进买手商家在选品、营销、服务方面的专业化发展,通过小视频、直播、内容营销等方式打造买手人设,帮助买手匹配精准客户,提高转化率。

正是看到了传统学校教育的弊端,国家也在近年来大力倡导发展职业教育。相比于普通学校教育,职业学校的专业设置、教学内容更加贴合当下的社会需求,可谓定向培养人才,这就在根本上让就业变得更加容易。

“全年盈利880万元人民币,同时完成D轮数亿元融资。”1月14,身着外界熟悉的印有黑色星期五标识的红色上衣,洋码头创始人兼CEO曾碧波对媒体说道。2019年,洋码头也成为所在行业唯一全年盈利公司。

与其他学校的定位不同,职业教育一切为了就业,就业率和就业质量直接关系着学校的品牌质量,比如在山西新华电脑学校,新生入学即签订就业协议,就业培训、职业素质教育贯穿整个学习过程,让学生在走出校园后立刻就有“职业人”的气质,实现毕业即上岗。

2016年新流量大概60%—70%以上是来自苹果APPStore,七成以上用户是iOS,2017年改算法之后,洋码头失去流量来源。“在洋码头陷入流量焦虑的时候,移动端的流量虹吸和流量黑洞都被3-4个大型APP吸走了,而且是封闭式的吸,进去就出不来的那种,小的APP根本没有生存空间。2018年确实很惨,流量跌的很厉害,那时候才是洋码头的‘冬天’。”

自2009年成立,这家深耕跨境电商多年的公司,在经历2017—2018年的低谷期之后,幸运地捕捉到短视频和直播红利,在“寒冬”中实现逆袭。

2018年下半年,洋码头做了两个试错,一个是短视频营销,另一个是社交电商。社交电商是社交即世界,信息不对称造成很大的价值泡沫,项目仅运营四个月,果断结束止损。

“冬天已经结束了,海淘行业正在复苏,海淘下半场的红利才刚刚开始。”曾碧波说,寒冬背景下,周围充斥太多负面的情绪和声音。但在他看来,移动互联网第二波浪潮才刚开始,远远还不到下半场,跨境电商也未到终局。

曾碧波认为,流量红利与消费红利的交叉口恰好出现在2019年。“一方面,越来越多的消费人群对进口商品产生需求,尤其是一、二线的白领女性等群体,她们在保证生活质量达到一定标准的情况下,希望用更低的价钱买同样品质的商品,跨境海淘便能够解决这个需求场景。”

“用户已经从图文、静态的封闭场景,迁移到互动、沉浸式的视频流体验中去,这次迁移应该是下一波互联网浪潮的起点。”曾碧波说,正是在这次流量迁移契机下,洋码头通过短视频营销、抖音流量、与“网红”达人的合作等战略措施,走出流量“低谷”,实现盈利。

除此之外,消费升级的当下,90后以及三四线下沉市场新消费力量崛起,对于海外商品的需求越来越多元。新消费力量和新的短视频营销、网红达人等流量红利叠加,加之海淘直播业务兴起,洋码头的核心价值被进一步放大。

因此,曾碧波也鼓励电商从业者,去从短视频上获取流量。

从2013年的静态图文直播进阶到2017年的高互动视频直播,发展至今年,海淘直播已然成为洋码头新标签。在洋码头发布的全国首份《海淘直播消费报告》中指出,海淘直播已经发展成为海淘用户购物的新领地,洋码头平台上有超过35%的用户通过直播下过单,主要以80后、90后用户为主,且资深海淘用户超六成,最爱通过直播购买珠宝首饰、服装配饰及箱包等。

之后,洋码头将业务重心转移到海淘直播上,采取了“抖音短视频站外引流+海淘直播站内承接转化”的核心打法。数据显示,2019年黑色星期五,洋码头海淘直播客单价高达1860元,直播间人群下单购买率超过50%以上,有超过数万消费者直播间内消费金额超过万元。

经过试错,曾碧波认为,社交电商是个“伪命题”,直播电商大有可为。

此次,曾碧波“高调”分享盈利背后的故事,旨在呼吁创业者放下负面情绪,希望通过洋码头传递出一个信号——跨境电商正在复苏,2020年或将迎来新的一波红利。

这并非洋码头第一次踩对时代“节点”。早在2013年,互联网人口流量从PC迁移到移动互联网的时候,洋码头推出第一款APP叫扫货神器,造就洋码头的第一个春天。

据专家考证,此次捐赠的“37分钟”版马吉影像包括三部分内容:一是前11分22秒反映了淞沪会战后上海的情况,其拍摄者有待进一步考证;二是日军占领南京前的画面,时长约1分23秒,主要包括日机轰炸南京和南京难民逃难等;三是日军占领南京后制造暴行的内容,包括鼓楼医院医护人员救治日军暴行受害者的影像、江南水泥厂难民营诊所内伤病员的情况,以及幸存者伍长德的镜头等。

“该片是目前已经发现的各种马吉影像版本中,反映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暴行最为全面、内容最为丰富的版本之一。如鼓楼医院的受害者数量、幸存者伍长德的动态影像、幸存者夏淑琴一家遇难的现场等。”南京师范大学南京大屠杀研究中心主任张连红表示,这部极具文物和文献价值的影片回归南京,将和《拉贝日记》《东史郎日记》一样,成为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史研究的又一里程碑。

流量红利方面,洋码头通过直播来承接。洋码头是整个电商行业里面最早做直播的,2013年4月,推出了第一款APP叫扫货神器。2016年,洋码头曾大量研究娱乐直播,试图把2013年的图文直播进行整合,但受制于带宽等技术限制。2017年流量出现巨大的瓶颈,洋码头重回直播。

成立十余年,洋码头的发展并非“一帆风顺”。

吕传柱提到,预防猝死最重要就是向公众普及心肺复苏的知识。同时,公众场所心肺复苏以及公众场所普及AED的投放是特别要推广的,在各个地区也证明是行之有效的办法。

2018年1月,大公报记者陈旻在采访“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前会长邵子平时,偶然获知有一份“37分钟”版马吉影像。经多方努力,最终促成“纪念南京大屠杀受难同胞联合会”将这份光影铁证无偿捐赠给纪念馆。

在谈及“知名艺人高以翔节目录制现场突然死亡”一事时,吕传柱表示,猝死是急诊的一个极端事件。最好的预防就是很好的生活习惯、生活方式以及心理以及适量的体育锻炼。

对于抖音红人牛肉哥1亿入股洋码头,曾碧波难掩兴奋。在他看来,牛肉哥是在短视频中崛起的“草根”力量,代表着新业态、新流量、新消费,他的加入与洋码头积极拥抱短视频的战略不谋而合。

突围寒冬之后,站在流量红利与消费红利交汇处,洋码头持续加码海淘直播,抢跑行业下半场赛道。

在短视频营销和短视频达人带货的过程中,曾碧波也发现一个特点——人设才是流量,内容只是载体。“以前认为内容是流量,现在发现内容不是流量。因为用户在阅读内容的过程中,这种流量跟他是不相关的,人设更重要。”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2020年,曾碧波也提出很有“野心”的目标,希望在海淘市场出现过千亿的品牌,并且实现不烧钱的高增长,回归更本源的商业本质,打造中国电商的另一个“神话”。

日前,洋码头宣布2019年全年实现盈利880万元,并且获得新浪微博领投的D轮融资。此外,带货主播牛肉哥也宣布投入1亿元,成为洋码头合伙人。这标志着,洋码头开始抢跑跨境海淘下半场赛道。

在职业教育已经发展得越来越成熟的今天,家长和老师也应该适时转变观念,升高中上大学不是唯一的成才之路,职业技能学校的教学模式和课程设置可能更适合某一部分学生,条条大路通罗马,没有绝对意义上的“差生”,只是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成才之路。如果你在为前途迷茫或是为成绩沮丧,不要让自己走入死胡同,通往成功的道路不止一条,退一步,或许你会发现更适合自己的道路。

之所以得出这个结论,源于2019年出现的变化。大量消费者通过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关注并跟随自己喜欢的主播以及他们推荐的商品。曾碧波将之称为“流量的迁移”,不亚于从移动端到PC端的转移。

深耕海淘行业多年,曾碧波认为洋码头拥有两大核心竞争力。第一是多元化。洋码头拥有丰富多元的商品,从高端奢侈品、轻奢商品、珠宝首饰,到吃穿美、生活日用、各国小众商品以及众多全球首发商品,可以满足不同消费者个性化需求。通过视频化的全球海淘直播,让中国消费者直面真实可信的海外场景化消费,大大激发消费者下单购买。

谈及与新浪微博合作,曾碧波表示双方在2014年至2016年已经拥有深厚的合作基础,这次可谓是水到渠成、一拍即合。“那时候,黑五就是通过微博做起来的,我觉得微博很适合做品牌宣传。一方面,洋码头将获得微博的流量扶持,同时借助后者的社交媒体属性增加曝光度,提升洋码头品牌影响力;另一方面,洋码头将作为微博赋能网红的重要合作伙伴,发挥网红达人直播引流及带货能力,帮助微博生态的KOL做电商变现。”